孩子可能患上了“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

1

課堂上的“搗蛋鬼”可能是病了

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牽涉到一個孩子尤其是學齡期的兒童青少年的學習狀態、上課時候的專注力等問題。常言道,“三歲看老”,孩子是否能有一個不錯的學習表現無疑也是關乎到孩子將來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但如同有關彙報數據所揭露,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患病率從從前的6.26%到如今發布的6.4%,可以說成為了兒童心理門診中十分常見的疾病之一。對此,腦科醫院兒童心理衛生研究所副主任醫師張醫生就深有感觸,在去年他約5000人數的門診問診量中,有1500人左右都是由於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前來就醫。

兒童前期的“小搗蛋鬼”,不好管理,討人嫌煩。到了學齡期便發生不安靜、愛動,且精力不集中的狀態。同時,青少年期辦事不考慮後果,常常跟父母強嘴、和老師爭吵等等。參考DSM-5規范,這些表現在第二版《中國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防治指南》中都被列為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的診斷線索。

針對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的小孩,通常在學校裏老師會變成最先發現的人。“學校老師會很清楚觀察到課堂上的表現,例如哪個同學在上課時精力不集中,哪個同學走神,及其是否容易分散沖動或插嘴,難以集中精力辦事等等。”在張醫生的門診中,不少家長都是被學校老師提議,帶孩子做全面檢查。

2

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通常還伴有其他心理問題

呵護一個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的小孩,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最先,家長們應充分認識到病症的出現,認可這個疾病所形成的損害,同時用科學的態度給予看待。這期間,必須家校合作,必須家長和老師之間保持良好的相互交流,在溝通協商間才能發覺小孩在家裏、在學校的表現有哪些異同。“兒童青少年神經系統進一步發育成熟需要一定的時間,家長和院校都不能徒手等候,必須抓緊機會讓孩子進步。”張醫生覺得,當家長也要給予孩子多一些鼓勵和加強,同時作出總結和反思,才能為下一步治療方式帶來改進。

張醫生告知記者,針對ADHD的治療,目前讀寫障礙評估社會已經逐漸重視並在治療方式上逐漸完善規范起來。但不清除存有極少數不正確的、錯誤治療辦法。現行醫學模式由生物-心理-社會共同組成,而這樣的方式同樣適用於兒童心理健康診治中。“治療方式一般青睞綜合型幹涉。”張專家介紹,這當中就包括非藥物治療和用藥治療。

非藥物治療,是應對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小孩的首要方式。“比如說來自家長的教育,老師的幫助,還包括心理行為幹預、認知行為治療等等”,張專家介紹,這方面的醫治都是為了可以幫助小孩建立起良好的學習習慣、院校觀念、學習方式。同時,高效地管理時間、管理自己的行為提高學習效率,防止不良個人愛好。“那樣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填補一些先天要素,神經發育不全導致的精力不集中。”

後天的努力能夠適當地填補一些先天缺陷,但非藥物治療效果較差的情形下,藥品也是值得試著的方法之一。陳先生(化姓)便是令張醫生碰到過印象頗深的病例之一。三十出頭的陳先生在十幾年前念書階段成績很差,確診後進行了用藥治療。“服了藥以後他的成績從年級最後變成年級正數。應用用藥治療盡管替代不了自身的努力,但有時候通常能夠起到戲劇性的效果。”

實際上,目前單一的專注力缺陷多動障礙的病人並不算多,張醫生強調,大概有80%以上有一種或幾種共患疾病,有50%以上有兩種共患疾病。“共患疾病者經常體現為心態焦慮抑鬱、對立違抗,也有品性行為問題,及其強迫障礙等等的難題。”張醫生告知記者,這些共患疾病通常造成孩子在治療期間,包括在家庭教育期內發生更多的艱難。“比如說現在很多的小孩伴隨情緒問題,那么每當學習狀態不好的時候,他還會容易出現一些心情低落或是焦躁不安等等表現。”

這就意味著,如果單純只考慮多動症的症狀,就容易忽略了共患病所造成的困惑,一定要綜合考量。張醫生提醒,此外還要考慮藥物副作用等。“所以說這是一個複雜性工作,針對狀況比較重的小孩,我們建議想讓醫院專家參與進來,從醫生視角,更全面、更專業地來幫助其。”

9


868